嗨,大家好。我是獎金獵人小酒館的新任聖者 Kuma。接任聖者這個位子以來,我一直很努力於提升小酒館的服務,希望讓更多獵人在小酒館裡能開心舒適、並且找到自己需要的懸賞。

只是小酒館成立至今,也已經七個年頭了。從名不見經傳、到今天成為全台最大的比賽平台,這中間的許多辛酸與笑淚、以及長久累積下來的許多資料庫和營運中的各種經驗,其中有光榮的歷史記憶、也有一些亟待改善或需要修補的漏洞。儘管我們依舊維持著初心「幫助更多有才華的獵人(創作者)被看到,用比賽開拓通往夢想的道路。」但是隨著經驗累積,我們也難免會在判斷或思考時,開始陷入了比較俗套的考量,這真是無奈的一件事。

最近在網路上引起話題、在獎金獵人的比賽布告也有張貼,剛辦完的一個《公部門風格海報設計大賽》,正好可以當作案例跟大家分享一下。

由於獎金獵人現在每天都會有大量的比賽上檔、審核、下檔、進入投票階段、參賽者提問的業務,每一天光是處理這些,幾乎已經足夠讓小酒館成員人仰馬翻。所以這個乍看很鬧、實則嗆爆的賽事(連結將前往此賽事入圍決賽的作品圖集頁面,可以看到許多相當理解此賽事反諷目標的設計作品),一開始我並沒有注意到他有什麼特別,直到我在回覆獵人們的比賽頁面留言時,赫然看到了:「什麼鬼阿爛死了 甚麼叫【沒有冠軍以後的名次,因為你版本再多也只能領一筆工作費。】 笑死」這樣的獵人留言時,趕忙點進這個頁面想來處理,才開始注意到這個比賽。

說實話,一開始看到這個比賽的說明和主視覺海報的時候,我是完全笑不出來的。
-----2018-08-19---1.23.58
(圖片擷取自主辦單位公告比賽之 Facebook 貼文)

也許作為一個創作者或是旁觀者的情況下,我應該也會為他的創意拍拍手、以及為他的這種「高強度反串作法」會心一笑。可是當我是提供賽事資訊、構築頁面,並要替眾多可能參賽獵人把關負責的身份時;說實話,我只覺得胃馬上縮到痛,腦袋裡的聲音是「完了完了...這比賽是不是又是風險賽事,徵稿要獵人簽著作權同意書後獎項又從缺的?是不是已經讓有些獵人很火大了?是不是他那鬧到不行的主視覺已經有可能挨告的風險了?」說來難堪,在看到這個賽事的當下,我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會出大問題!趕快讓他下架!!」

會讓我這麼想的原因很多,小酒館一路走到今天,其實在很多地方吃過虧。無論是主辦單位比賽進行到一半突然無預警自刪比賽、甚至還捲了一筆報名費讓獵人追討無門;打著高額獎金當幌子,但是最後就用一句「未達標準,優勝從缺」應付過去,卻已經讓獵人簽下著作權讓渡的;甚至有所謂的假比賽,其實就是完全是用來消化經費用的內定賽...等等,這些苦頭,小酒館沒少吃過。即使不斷努力修正審核辦法、加強人力篩選,總還是會有一兩條漏網之魚躲得過去,讓我們非常頭痛。

所以乍看這個比賽頁面時,我幾乎是下意識地就想把它給趕快刪掉,不想承擔這種風險。但是在召開了幾次會議、並且對這個主辦單位與這個賽事有了更仔細地了解後(在賽事結束之後,我們與主辦單位聯絡後得知,其實這個比賽他們除了有反諷的目的之外,其中一個目標還包含了想要凸顯徵件作品的授權部分,有時候會對參賽者非常不利的部分),我們決定這次賭一把,不去干預這個賽事的進行,讓它圓滿辦完。幸好,結果沒有讓我們失望。不諱言講,這個過程中,我每天都提心吊膽的盯著各種數據和狀況,深怕出亂子。

如今比賽已經順利進行完畢,很幸運的,大多數的獵人和參賽者都能正確解讀這個比賽反諷的用意,而比賽主辦方也針對他們為何要辦這個比賽,寫了一篇很正式的詳解文《回桃看視覺宣傳中的網路語彙操作及那些#的背後》。而在這個成功凝聚了人氣、漂亮的打了殘酷現實一巴掌並不失幽默的比賽背後,小酒館裡也有一群人為此激烈的辯論、並且獲得了一些反思。

在我夸夸其詞的對同事們說著這個比賽的風險、可能發生的問題、拿出各種數據或論述佐證的時候,有一位同仁只是說了一句話:「Kuma,你這樣,跟這個比賽想要諷刺的那些膽小怕事又只想凹錢的官僚有什麼不一樣?我們有必要這麼怕事嗎?」說實話,我被這句話打到臉上時沒有感到憤怒,只有熱辣辣的羞愧。對啊?我們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再年輕、變成開始追著 KPI 跑的奴隸?而這個比賽真的有到天理難容的地步??我在當下就做了讓步,告訴大家,打臉的同事說的對,但請讓我很俗辣得當個真小人,我還是要花很多時間在盯緊這個賽事不讓他火燒大了才來救,這是我最後的底線。

獎金獵人現在七歲多了,已經從初生的嬰兒,開始走向不上不下的少年。我們之中的很多人,也開始逐漸地被社會殘酷洗禮,歲月也開始在我們身上留下刻痕。也許,我們的想法和考量,已經逐漸被各種名為現實的雜質汙染,但是我們依舊很努力的想要保有天真的同時,也還是想相信人性、並且更成熟的防範於未然。

這場比賽成功了、我們學習反思了、有些問題也有更深刻的討論了。希望螢幕前的你,也可以繼續陪著我們一起走下去,並且不斷的提醒我們,在各種創意與現實的邊界之間,你希望看到怎樣的小酒館、你希望成為怎麼樣的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