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老兄的籍貫、生平,都蠻神秘的,至今也多有爭議。所以這張圖到底是不是他本人,也就天知道了⋯⋯

哈囉~大家好,我是小酒館聖者說書人靈捷。
上一回跟大家說了「章回小說的頂峰」紅樓夢和曹雪芹:http://bit.ly/2SfmmAz
這一回,我們就來聊聊,開章回小說之先河,把「話本」拉升到「小說」層級的重要推手,羅貫中吧!

沒看過三國演義也玩過三國無雙吧?基本上三國題材可以永遠被一直玩下去~

沒聽過羅貫中,至少也聽過三國演義對吧?羅貫中就是作者啦!

三國題材的各種電玩、小說、圖文、漫畫、網遊、手遊,至今還是火到不行。不管是:

-----2019-12-30---12.28.30
發射光線是標配的孔明

-----2019-12-30---12.29.12
帥到應該去當傑尼斯偶像的趙雲

-----2019-12-30---12.29.48
這個關羽我可以!

4b7610f44d627
劉備表示:「你們這都不算什麼,我其實是機器人。」

26eb000506b3011cdd21
穿越回去三國時代根本首選啊!

基本上,三國已經完全變成一個混沌宇宙了,管你是從內子宮到外宇宙,反正只要掛個「三國」,票房就穩了啦!!

你以為羅貫中會因此吐血十升,覺得自己的大作被玷污了嗎?你放心,他不但不會,大概會很不滿意的說:「怎麼沒有拿光劍的?太沒創意了。」原因無他⋯⋯

羅貫中自己就是把三國魔改造的鼻祖啊!!

羅貫中最強的本事,就是把歷史文本魔改造成大賣的同人小說

看看這張最經典的羅貫中形塑的關羽形象圖,猜猜可以吐槽的點有多少?

由於羅貫中最經典的作品《三國志通俗演義》(簡稱三國演義)實在太紅,所以其中刻畫的三國人物形象,深植在一代又一代書迷的心中,基本上已經完全定型了。

但是⋯⋯單就上圖三國志中蜀漢五虎大將之首關羽的形象,其實就完全不符合史實。首先,關羽的武器絕對不可能是青龍偃月刀。這種接近朴刀的長柄兵器,基本上在東漢的鍛冶技術是無法造出來的,要到宋代才開始被投入戰場中。而且書中描述的青龍偃月刀重八十二斤(約相當於現代的18.204-19.27公斤,東漢一斤約現代222-235克),可以想像看看,當你騎在馬上拿著這麼一大把重傢伙,以時速 40km 左右向前移動,就算你騎術通神、可以不握馬韁,雙手掄動好了;受限於你的正前方還有一顆大馬頭晃啊晃,你唯一能運用它的方法也就只剩左右兩側拖刀斜劈,不然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自己揮刀把自己座下戰馬的馬頭一刀剁了!這麼受限的武器,跟馬上用長槍、短兵器、馬弓相比,恐怕還沒奔到敵人面前,就已經直接戰死了。更不要說面對廣大步兵為主力的三國戰場,策馬拖著這把偃月刀衝入敵陣時,光是想用這種大刀劈開一條路,大概還沒來得及揮幾下、就會被步兵直挺挺的長槍把戰馬刺了個透心涼(馬身上批帶裝甲的重裝騎兵,要到東晉才首次出現),要不就是刀刃直接卡在步兵的鎧甲或盾上,自己都可能被扯下馬來,這絕對是自殺行為啊!說穿了,朴刀這種武器,一直都是只有步兵步戰使用,主要用來橫掃馬腳或敵軍的下盤,鬼才想把它用在馬上戰鬥呀!!

至於關羽在上圖中穿的明光鎧,也就是有弧面和金屬扣帽或突起,減低弓矢射穿機會或分散劈砍傷害的設計,則是要到唐代才會出現了。

總之,雖然在現代來看,好像讓三國時人穿唐代鎧甲、拿宋代步兵武器在馬上作戰還挺合理的,反正都是冷兵器沒差嘛~就是騎馬衝殺好帥好煞氣~但其實對兵學武事有認真研究的人而言,羅貫中這種行為,就跟你寫了一本小說,讓關羽在三國時代拿著一把 65K2 步槍在千軍萬馬中,一槍精準爆頭顏良文醜後,還不忘用槍口餘熱點燃嘴上叼的雪茄,一推太陽眼鏡說了聲太輕鬆了,本質上是一樣的。所以啦,如果羅貫中看到今天的種種三國延伸創作,應該不會有太多意見不說,大概只會嫌怎麼不給張飛開戰車、關羽開軍艦、劉備開戰鬥機,然後三個人可以合體變成超巨大機器人這樣吧?

為什麼羅貫中的這種同人章回小說可以大賣?因為他剛巧碰上異族統治的元朝啦~

羅貫中這麼鬧,他都不會被罵喔?不是以前都很重視讀書考究的嗎?

沒錯~如果羅貫中是活在重視經學的漢代、或是理學氣節至上的宋代,那大概他的三國演義一寫出來,就要等著被那些讀了一大堆書橫眉豎目的士人們罵到臭頭,這本書大概也會被歸類在不入流的行列、甚至直接被禁毀了。但有時候,時代演化就是這麼好玩:

當重視經學的漢代最終也沒有因為經學能得救、重視理學和氣節的宋代,最終反而因為過度重文輕武與氣節誤國亡於蒙古鐵騎;人們從失敗中累積出的經驗,往往就會體現在鬆綁解禁某些過去的執著、並勇敢地朝新可能嘗試走去。

羅貫中平生所經歷到的元末明初時期,恰恰就是最好的證明。羅貫中出生於元代晚期,當時曾經威震歐亞的蒙古帝國已經走向衰落餘暉,曾經嚴格區分的蒙古、色目、漢人、南人社會區隔、以及嚴格禁止漢人傳遞知識的「九儒十丐」職業等第制度,都已經徒具形式。畢竟,晚期元朝的蒙古人,在中原地區過慣了數代養尊處優的生活後,很多連馬都已經不會騎了。

羅貫中八歲開始進入私塾學習四書五經,十四歲時因為母親病故,就輟學去蘇杭一帶跟父親學做絲綢生意。但很快的,羅貫中就覺得在元朝不公平的市場規則下做生意沒有意思,同時在元朝勢力較無法顧及的中國南方,開始大量吸取到相對自由的空氣,並且開始與不少藉雜劇家、戲曲家身份掩護,不斷暗中傳遞漢學知識的學者名士交流。最後,在父親的同意下,他到慈谿(今浙江省東北部)隨當時的著名學者趙寶豐學習。

這一學就學到了羅貫中三十六歲,到了元惠宗至正十六年(1356年),羅貫中看準了元朝大勢已去,辭別了恩師趙寶豐出山,到元末群雄並起時,勢力最大的「鹽王」張士誠幕府作賓。第二年在羅貫中的建議下,張士誠還打敗了朱元璋的部下康茂才的進攻。(但這也成為了羅貫中在明朝建立後,不願意進入明朝當官的尷尬)同年,張士誠的弟弟兵敗被元朝俘虜,張士誠只好投降。降元後,張士誠貪圖享樂。到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張士誠看到蒙古人沒落,又再次稱王。包括羅貫中在內的許多幕僚都建議暫緩稱王,但是不被採納。羅貫中自此對張士誠失去了信心,決定返回老家。

路上他遇到同鄉賈仲明,得知父親已經逝世,繼母改嫁,便不再打算回老家。在河陽山(今日江蘇省蘇州市張家港)他遇到了正在撰寫《水滸傳》的施耐庵。羅貫中非常贊同他寫書勸世的主張,於是拜施耐庵為師。此後,羅貫中一直陪伴在施耐庵旁邊,幫助抄寫書稿。隨後自己也開始撰寫《三國演義》,並得到了施耐庵的許多指點。

元惠宗至正二十六年春(1366年),羅貫中的老師趙寶豐去世。羅貫中趕往慈谿祭奠。幾個月後,施耐庵為躲避兵亂全家遷往了興化。羅貫中找不到施耐庵,就在河陽山繼續寫《三國演義》。當羅貫中打聽到施耐庵下落,準備投奔時,正巧趕上施耐庵因《水滸傳》而被朱元璋禁錮。(朱元璋認為水滸傳是「此倡亂之書也,是人胸中定有逆謀,不除之必貽大患。」)於是羅貫中趕往金陵,找到了施耐庵的好友劉伯溫幫忙營救。經過一年多後,施耐庵終於出獄。羅貫中僱船送他回興化。但是由於施耐庵途中染病,羅貫中陪伴他在淮安養病。不久施耐庵去世,羅貫中幫忙料理了喪事,然後帶著《水滸傳》書稿去當時出版書籍最火熱的福建建陽找人刻印。

但是在建陽無人敢承印《水滸傳》。他沒有辦法,只好到杭州暫時住下。在這裡他整理修改了《水滸傳》,也有人說《水滸傳》後三十回就是這時完成的。同時他還改定了自己的《三國演義》,又寫了《三遂平妖傳》二十回,最後病逝在杭州,享年高壽八十歲。

永遠禁不了、關不住的三國,為什麼羅貫中的演義這麼紅?

小結:永遠禁不了、關不住的三國,為什麼羅貫中的演義這麼紅?

其實三國的歷史早在西晉時,就有陳壽寫成《三國誌》,在史家間也多有佳評。但是為何到了羅貫中手中才紅了起來?要探討這個原因,有三個方面可以論述:

一、從唐、宋、元到明,社會產生了巨大的變動

唐代大量接受了西域思想,沖淡了許多原本嚴格的漢族封建思維、宋代累積了巨量的財富(整個中國封建王朝史中,宋朝的富有程度居冠),大幅促進了民間活絡的講學和經濟,使知識普及的土壤被成功耘開、元代的異族統治下,不公平的社會條件導致原有的精英階層更緊密的和庶民階級互動、一直到明代打著「重開大宋天」,一切仿宋的復興,但許多已經走入民間紮根的學術流派,已經有了除了廟堂之外的另一個選擇。在這一系列的影響下,《三國演義》不但結合了厘俗說書話本的「說三分」內容、又將嚴肅的歷史浪漫化、劇本化,又加入了相當大量對權力、戰爭、人民生活的描寫或批判。所以羅貫中的三國,可以說恰恰走在當時時代的浪尖上,帶有一種啟蒙性質。

二、漫長的亂世與封建王權的兩頭燒,民間社會需要一個痛苦的出口

中國的歷史上,最不缺的就是兩個東西,戰亂與荒唐的封建王權。人民不斷的在這兩套爛劇本中掙扎,難免會產生一種疑問:「我們就注定只能這樣嗎?混蛋皇帝搞砸了,天下大亂;最強者出頭了,等下一個混蛋皇帝誕生。」而三國時代中,羅貫中點出的「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個分合之間,帶有一點曖昧、以及二元選擇以外的選擇,天下三分難道不好嗎?對已經久經這些亂局的人民而言,無疑是有魅力的。

三、三國演義提供了一套多元的世界觀,英雄或風雲人物,不再是貴族可獨佔

關羽是殺人犯、張飛是賣豬肉的、劉備是沒落皇族、曹操是宦官養子、孫權是仰仗父兄的二世祖、諸葛亮也只是個農民出身、司馬懿原本只是個商人。這些人卻在三國中閃閃生輝、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魅力、獨特的缺點。在三國演義裡,雖然明顯可以看出羅貫中有「忠奸之辨」,卻沒有明顯的「好壞之別」。對應著黑暗的科舉、危險的官場、殘酷的軍旅現實,三國演義的世界裡,即使是蔣幹這樣的小丑,也會有他的舞台。而羅貫中並沒有對他們太殘酷,或是做出絕對的價值判准。這在那個官大學問大、貴族說的話就是王法的封建世界裡,無異是很有魅力的。

而任由時光冉冉,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濤盡英雄到了今天,乍看之下好像民主了、好像封建王朝已經遠去了;然而我們今天活在台灣,又有多少次,會懷疑自己好像還突然在某些時刻,面臨一樣的詭詐、一樣的人心、一樣的無奈呢?

想一想,當你想要藉著歷史、藉著某些社會事件創作作品時,你站在什麼立場、能替社會的潮流和需求看到多遠呢?你看穿的遊戲規則越深,你的文字還能平易近人、雅俗共賞嗎?創作的靈感就在這裡面。

那麼靈感補給站,我們下回見~
下次我們將來聊聊羅貫中的老師(也有人懷疑其實就是羅貫中的分身),施耐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