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許多創作者而言,參加比賽可以賺取獎金、磨練自身創作技巧、累積作品和知名度。隨著智慧財產權與授權概念的普及,參賽者與主辦單位之間對於獎金高低、授權範圍、投票公允產生摩擦的事件也時有耳聞,但多半可以藉由開誠布公的溝通協商後,取得雙贏的結果。例如獎金獵人之前協助斡旋過的「紅面棋王投票爭議事件」

然而,並不是每一次衝突都有圓滿的結果⋯例如我們今天要說的《鹿港吉祥物設計徵選競賽》。先從結論開始說,這個賽事最大的爭議,就是 「所有獎項全部從缺」。而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參賽者和主辦方之間的爭議點在哪裡,就讓我們替各位仔細爬梳一回。

一、主辦單位的立場:

本賽事自 2020/08/03 上午 8:00 至 2020/09/30 下午 5:30 開始徵件,徵選的是鹿港鎮的吉祥物設計圖,徵件簡章上所寫的徵件目的如下:

----

而作品設計規格和規範也寫得相當清楚:

-----1

到這邊為止,應該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作為一個設計比賽而言,規範和目的都寫得相當清楚。但是在比賽簡章中,卻也包含了一段較有爭議的規定,也成為了之後獎項全部從缺的肇因:

-----2

雖然主辦單位確實有言明在先,「若首獎從缺,那其餘獎項則隨其從缺」,但這顯然不能平息參賽者們的熊熊怒火。待到 2020/10/30 鹿港文化所在臉書上公布這個全部從缺的結果時,參賽者馬上炸鍋,也有不少人到獎金獵人處反映,我們在經過調查和去電向主辦單位了解後,決定公布此文,留予參賽者們存參。

-----3

二、參賽者的立場:

對於得知這個消息的參賽者們而言,這樣的結果第一時間當然是相當難接受的。但是參賽者在憤慨之餘,還是有盡可能理性的向主辦單位喊話,希望可以獲得一個合理的解釋。總結參賽者們喊出的訴求,總共有以下 4 點:

從缺的理由和比賽當初設定的徵選目的不一致

在 2020/10/30 公佈的所有獎項從缺公告裡所寫的理由如下:

-----4

馬上就有參賽者提出質疑,當初在徵選目的明明寫的是:

近年來鹿港的觀光正在蓬勃發展,為提昇本鎮觀光發展,建立鹿港新魅力,本所擬透過吉祥物的設計來推廣行銷鹿港,由參賽者發揮創意巧思,並賦予吉祥物鮮明的個性及故事背景,設計出最適合代表鹿港的吉祥物。

參賽者認為,一個吉祥物並不能囊括整個觀光政策的推行,但今天是徵選吉祥物,從缺原因卻變成「不符觀光活動宣導需求」,怎麼能服眾?如果要的是整個觀光活動的宣導,為何當初徵稿的不是整個觀光企劃?

說是評審決定從缺,那為什麼不公布評審名單和記錄,哪裡不夠好?

這一點絕對是參賽者怒火最旺盛的關鍵因素,如果要說作品不夠好、不符合目標,那具體來說是哪裡不行,既然要從缺,最起碼也該讓每位參賽者明白,才不至於完全白費時間。但儘管參賽者們集中火力在這個要求上,主辦單位依然堅持不提供任何評審相關的資料,這讓參賽者們更加憤怒。

而有參賽者在致電要求獲得評審資訊後,得到的也是更讓人灰心的回應:

⋯⋯按照所長說,大意如下:一共有100多件參與本次活動,這些都是按照規章辦理,你們這些參賽者要尊重規章,首獎從缺,比賽也沒舉辦意義,所以優選跟著從缺,我們要尊重評審委員的意見,我們確實有辦審查會,但民眾沒有必要知道評選過程和會議記錄,但他們確實花了4小時得出結果是如此,這次結果就是這樣,不會再花錢聘僱委員重審,下次我們(注:即主辦單位)知道了。

這當然更不能服眾之外,根據獎金獵人去電與主辦單位諮詢並轉陳參賽者最在乎的是這點時,主辦單位則主張評審的個資不能公開為由,至今還是沒有公開任何相關資料。而許多憤慨的參賽者則直接將自己的作品貼出,想討個說法,雙方更行尖銳。

所以現在我們投稿的作品,到底還算不算我們的?

在遭遇到這樣的事件後,許多參賽者都警覺的擔心自己的作品會被濫用,不但沒有獎金、還可以因為當初簽署授權書,可以讓主辦單位自由使用。經過獎金獵人去電協商確認主辦單位並無此意後,獎金獵人建議主辦單位儘速公佈未得獎作品所有著作權依舊屬於原作者,主辦單位也於 2020/11/4 發出公告表示著作權歸屬於參賽者,不會擅自挪用:

-------

首獎從缺可以理解,優選也沒有到底什麼原因?

對參賽者而言,非常不能理解,這次的賽事也不是需要高度專業如 AutoCAD 電路板繪圖的規格,為什麼會全都從缺、台灣設計者真的如此不堪嗎?除此之外,也很難理解為什麼沒有首獎就會連帶優選也沒有?就連一般設計競圖也會有備選了,難道這次的一百多件投稿,竟然連備選的價值都沒有?當然就更迫切的需要知道評審的詳細結果了。

三、小結:一場沒有得獎者的比賽

在本次的事件中,除了參賽者們的砲聲隆隆之外,由於主辦方和參賽者之間最後並沒有共識,許多參賽者除了揚言之後再也不參加主辦單位舉辦的比賽外,連帶的也讓很多參賽者在互相吐苦水時,產生一種 「台灣對待創作者環境惡質」、「公家單位舉辦的比賽不要參加」 的意識。這對台灣的比賽環境產生傷害之外,更對許多舉辦多屆且並無爭議的公家單位賽事產生連帶打擊。可以說是雙輸的結果。

獎金獵人長年深耕於創作型比賽領域,其實大多數的賽事都能順利舉辦,就算有爭議或衝突,也都能在溝通協商下產生參賽者和主辦單位皆能接受的結果。遺憾的是這次事件中,主辦單位雖然確實在比賽規則上就有言明首獎從缺則其他獎項從缺,但這並不能說明參賽者提出的其他質疑,如果完全予以忽略強渡關山,從 10/30 迄今,參賽者的怒氣不但並未消散,也已經成功擴大到媒體版面,讓參加比賽風險高的形象又添一筆。

最後獎金獵人想要呼籲,其實隨著創作環境越發多元、授權和合理使用的界限也越來越多變的情況下,過去視之為常態的比賽慣例,其實都需要調整或跟上時代。主辦單位如果事前可以跟獎金獵人諮詢,往往都可以避開很多困難點。或是就算一時不慎發生了衝突,獎金獵人也一直很積極擔任參賽者和主辦單位之間的橋樑;但如果只是單方面的拒絕溝通,造成的結果多半是讓人遺憾的主辦單位、參賽者、創作環境三方皆傷。

為了讓類似的事件不要再發生,也歡迎各位參賽者如果在比賽上遭遇到什麼困難時,可以來找獎金獵人求助,希望可以防範於未然。

(本文可直接轉載)